全世界的疑虑:中国新闻媒体为什幺不能开放?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8P派生活273人已围观

全世界的疑虑:中国新闻媒体为什幺不能开放?

人类世界千姿万态、纷繁芜杂,我们就从几个真实的故事说起……

当下世界,川普总统成了众口难调的话题。川普的故事可说是日日翻新。2018 年年初,川普一怒之下,在脸书上发起颁发「假新闻奖」,《纽约时报》、美国广播公司、有线电视新闻网;《时代》、《新闻週刊》等知名媒体纷纷中箭。世人皆知,美国众多的着名媒体均不待见川普总统,自从他竞选开始,便成为媒体批评、揭秘,以致攻击的目标。2017 年 1 月,川普成为一国之首脑以来,这个局面并未扭转,总统与美国媒体的对峙依然在持续,在延伸……。许多记者成了川普口中的坏蛋,儘管如此,总统还是奈何不了记者们,奈何不了这些美国媒体。相反,这些记者们,这些媒体机构,在一些民众心目中的更加受到热捧和欢迎。

2000 年 10 月 27 日,香港有线电视女记者张宝华在记者会上就行政长官董建华连任问题,向时任中共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提问,江泽民不满张宝华「中央钦定董建华」的问法,生气地斥责了张宝华,以带有责备语气的话语回应:「你们啊,不要想喜欢弄个大新闻」、「太肤浅,有时候幼稚」。该事件引发了香港一些群体的不满,多个示威者游行队伍去到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,为维护新闻自由而声援张宝华记者。

无独有偶,2016 年 6 月 1 日,中国外长王毅访问加拿大时,在中加外长记者会上,加拿大新闻网站 IPolitics 的艾曼达.康诺丽(Amanda Connolly)的女记者对加拿大外长迪翁(Stephane Dion)提问,引述香港书商失蹤事件,问加外长,有鑒于中国人权问题,「加拿大为什幺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的关係?如何通过这种关係来促使中国改善人权?」问题虽没有直接抛向王毅,但王毅忍不住地「做出回应」。王毅手指记者说:「你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,和所谓的不知从什幺地方来的傲慢,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。你去过中国吗?知道中国从一穷二白,帮助六亿人摆脱贫困吗?知道中国人均(GDP)8000美元的第二大经济体吗?知道中国把保护人权列入到宪法当中了吗?……」王毅「怒斥」提问中国人权的加拿大记者,引起了国际新闻媒体的普遍关注和批评。

新闻媒体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平台,它是现实社会的一面镜子,也是政府施政的一面镜子。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,亦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润滑剂和清道夫。言论自由,出版自由,新闻自由,已被现代政治文明社会视为共识。《世界人权宣言》确认了言论自由基石的重要性。在《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》中,写有「人人有权在不受干涉下持有意见及主张」与「每个人都有权利自由发表主张和意见,此项权利包括寻找,接收和传递资讯和思想的自由,而不分任何媒介和国界。」扩展延伸到新闻出版界,即是採访、报导、出版、发行等自由权利。随着世界文明的进程,新闻与出版自由逐渐完善了其权利和功能体系。民主国家均承认新闻自由的重要性。

中国走向世界,应与文明世界接轨,所须迈出的第一步,就是要遵循和落实言论自由,出版自由,新闻自由,这是社会文明的标誌和基础。

而中国的现况却是,言论自由、写作自由、新闻自由被政府踩在脚底下,即便是自媒体,甚至是私人聚会的讨论,只要涉及质疑中国政治体制,批评中共政策法令,揭秘中共以往领袖们的隐私秘闻,抑或是直接批评习近平……,均是绝对禁言区域。倒在中国的审查制度之下,倒在中国强大的专制政权之下的中国记者文人不计其数,如刘晓波、杨天水、伊力哈木、秦永敏、朱虞夫等等,不是深陷囹圄,就是被迫害致死。

整个世界都在疑虑:中国的新闻媒体出版为什幺不能开放?中国政府为什幺这幺惧怕新闻出版自由?究竟是视之为对政府权威的挑战?还是对社会稳定的威胁?中国的言论、写作、出版、新闻媒体为什幺始终受到禁锢?不能开放?政府审查制度又究竟是怎样的?

让我们回到历史的海洋中,去探索,去过滤,去整理,去分析,虽然是千头万绪,挂一漏万,但还得从「理还乱」中整理出一份完整的资料。这就是本书所探讨、分析和研究的目的,并将给出笔者的一些解读与答案……

本文为开篇语:世界对中国的疑问,作者为田牧。

全世界的疑虑:中国新闻媒体为什幺不能开放?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