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思想坦克》张艺谋之《影》:好莱坞动漫武打配上东方元素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0城乡聚焦695人已围观

《思想坦克》张艺谋之《影》:好莱坞动漫武打配上东方元素

本文作者为迷走,原文标题:张艺谋的伪娘美学:评《影》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中国「第五代导演」张艺谋的早期作品,如成名作《红高粱》以及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、《菊豆》、《秋菊打官司》等,往往以底层百姓为主角,描写传统家父长制下男性的扭曲宰制与女性的善良坚毅,并获得国际影展与评论界的肯定讚赏。

他的新作《影》在金马奖拿下了最佳导演、美术设计、视觉效果和造型设计等四个奖项,然而整体成绩却令人十分失望。《影》不只有着张艺谋近年玩弄形式而缺乏内涵的明显缺点,甚至变本加厉。原着剧本《三国,荆州》改写大意失荆州的着名故事,张艺谋则又加入黑泽明《影武者》的替身概念,且增添武侠与情慾的重口味油醋,结果是彷若昆丁.塔伦提诺(Quentin Tarantino)的中国徒孙拍的 B 级片。

《思想坦克》张艺谋之《影》:好莱坞动漫武打配上东方元素

剧中充满不合常理的设定,尤其是使用的武器和科技。例如,奇袭部队竟背上木製氧气筒潜水到敌人后方,然后从城市下水道爬出;手臂骨折则用现代急救用的三角巾包扎吊起。看了此片方知,中国历史的三大发明不见得是火药、指南车与造纸术,而是古已有之的潜水设备、下水道与战伤急救术。奇袭部队蜷伏在圆形的伞刃盾牌中,像蚌壳般高速高速滚动前进,还可从中以手弩射杀守卫,构成了本片令人瞠目结舌的古代高科技战争奇观。

多拉 A 梦般的科技物,搭配的是主角的不死身。砍伤割伤已经不算一回事,被杀手一剑后背透前胸,不只不会血胸气胸,还可声若洪钟地向群臣喊话。这种角色塑造似乎是向霹雳布袋戏偷招。电视布袋戏常见匕首刀剑没入身体,结果拔出还可再战;可以射出刀刃的雨伞,则像是「龙图霸业」系列中纸伞掩薄命与钢翼飞猿这两个角色的融合。虽然《影》的情节比霹雳布袋戏还霹雳火,武打动作和特效却没有比较高明。

将《影》形容为「伪娘美学」,是有两层的意义。首先,本片卖弄太极阴阳意象,武打重点是要以「女人身形」的伞舞身段,克制对手「至刚至阳」的刀法;为此,甚至连死囚组成的突击部队都上了女性化的妆。然而,重头戏的伞舞招式不只不优雅,甚至怪诞可笑,而且打到激烈时,动作又突然回到传统搏击。演员表演方式也走浮夸风,表情与念白都用力过甚。演奏古琴的全身大动作,则比摇滚表演更为猛烈张扬。全片对白在装模作样的文言文中,不时夹杂着直白的现代用语和口气,时空错乱感令人难以入耳。

《思想坦克》张艺谋之《影》:好莱坞动漫武打配上东方元素

最后决战,影使用快速旋转的伞刃,绞住对手杨苍手中的关刀,使之脱手飞出。杨苍眼看就要落败,却勇猛向前将影击飞至擂台边。令人诧异的是,接着这位刀法高手居然没有拿起插在眼前的佩刀杀敌,而是赤手跨出好几大步,连续出拳击打全副武奘的对方,结果自然是被影拿刀刺死。如此荒谬的战斗情节,令人不禁噗哧笑出。

伪娘的另一层意义是,《影》就像是拙劣模仿版的《聂隐娘》。《聂隐娘》虽然造作,但至少美术、摄影与意象都很到位。

如此看来,《影》张艺谋的商业片而非艺术片?其实即便是张艺谋早期的「艺术片」也有通俗剧的煽情元素和西方刻板印象中的中国色彩。这包括刻板印象式的中国建筑与摆饰、淫虐控制狂的家父长、女性情慾的压抑与失控,以及权势男性的偷窥癖。这些迎合西方异国风情想像的东方元素,《影》几乎全部都有,只是用水墨黑白取代了欧美唐人街餐厅的大红色调。

《影》基本上就是部以好莱坞动漫武打场面配上东方主义元素,却又故作艺术姿态的失败之作。在台湾看这部电影,最大的疑问是:为何这样的电影能拿走金马奖最佳导演大奖,甚至成为本届最大赢家?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