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名肾病末期患者死亡

作者: 时间:2020-08-10O生活历561人已围观


2名肾病末期患者死亡

森州爱心洗肾中心被查封风波闹出人命!掌管森州健康、环境、合作社及贸易行动委员会的森州行政议员威拉班今日下午证实,共有2名肾病末期患者死亡!

他指出,2名死者中,一人是在芙蓉端姑惹化医院治疗中逝世,另一人则是在洗肾回家后身亡。

他说,死亡人数是否有增加,目前森州卫生局尚在了解当中。


2名肾病末期患者死亡
死者刘国生遗照。

森州爱心洗肾中心从今年2月14日被查封至今已2周,随后该院274名病黎分别被安排到政府医院、私人医院或洗肾中心洗肾,惟有者因延误洗肾及洗肾时间不足下,因毒素过高,导致心脏衰竭而逝世。

其中,于週四早上10时25分离世的病患刘国生,则疑身体毒素过多引发肺积水及心脏衰竭,以致在陷入昏迷后不幸逝世。

死者长子刘镇箕今午接受《东方日报》访问时表示,他希望政府能够关注此事,因据他所知,不只是父亲一人因延误洗肾,导致毒素太高而逝世,他真的不希望其他病黎也遭遇相同的问题。

他指出,由于一些遭遇同样问题的病黎家属不愿意站出来公开,而他也并非要追究父亲被延误洗肾的问题,公开的用意主要是要政府更加紧脚步去关注此问题,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。

他说,父亲是于5个月前开始在森州爱心洗肾中心洗肾,并且定时在每逢週一、三及五洗肾,当时洗肾并没有出现任何状况。

「随后在洗肾中心面临查封后,父亲在前往芙蓉端姑惹化医院接受检验后,就被派到芙蓉安邦岸一间私人洗肾中心洗肾。」

刘镇箕表示,由于週一该私人洗肾中心面对制水问题,因此有关中心职员上周有通知他,週一洗肾班次提前至週日进行,而週三的班次则照旧,不料父亲却在週三早上突然身体不适,且全身水肿,因此家人立即把父亲送往芙蓉端姑查化医院治疗。

「当时医生检查后指父亲并无大碍,之后我们就送父亲前往洗肾,惟因时间延误,而遭到护士责怪;不料,当晚约8时父亲准备洗肾时,护士却指父亲的颈部洗肾喉脱落,因此不让父亲洗肾。父亲随后又因呼吸困难,再次被送到芙蓉端姑惹化医院急诊部。」

他说,当晚10时许父亲被安排留院观察,院方于凌晨1时许联络他询问父亲洗肾情况后,于隔天早上7时许再度联络,并要求他们立即购买洗肾喉到医院,院方才能为病患重新接驳。

「经过一轮折腾,讵料父亲于週四早上9时许陷入昏迷,并于早上10时25分宣告不治。」

消息传开后,森州行政议员张聒翔、马华全国社会发展委员会副主席叶小瑂、马青总团长王晓庭、马华森州联委会主席萧开文、马青森州团长杨孔耀等人,今午皆前往慰问家属。


2名肾病末期患者死亡
张聒翔及叶小瑂到府上慰问时,向刘镇箕了解事情来龙去脉。

 

张成利吁卫生部 尽快发执照

森州爱心洗肾中心理事张成利吁请卫生部,尽快发出执照避免更多病患遭遇同一命运。

他希望卫生部尽快发出执照给洗肾中心,因为洗肾中心备有充足的洗肾设备,而且洗肾医院也把齐全的资料提呈给了卫生部。

他说,他不明白为何卫生部一直在拖延?卫生部的做法对于现有的病黎非常不公平,更何况现在已闹出人命。

张成利说,政府必须负责任,给予死者家属一个交代。

「与此同时,森州爱心洗肾中心员工失业的问题,也有必要受到关注,希望能尽快让员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。」

要求卫生部和州政府问责道歉

查封洗肾中心后不当安排导致老翁丢命,马华公民社会运动局主任吴健南要求卫生部和州政府问责道歉!

他是针对一名来自芙蓉的年迈洗肾病患,疑因为当局查封森州爱心洗肾中心后的不当安排导致丢命,而于今日发文告谴责。

他指出,这是最令人悲痛的事,并要求卫生部和森州政府为此不幸悲剧负上最大的责任和交代,并向死者家属道歉和问责。

他说,若该死者家属有意愿的话,该局也愿意为他们义务展开法律诉讼,以讨回公道和索偿。

吴健南在文告指出,这是自卫生部于2月14日强硬查封森爱心洗肾中心后,发生了最不想让人看到的一幕。

他说,一名活生生的洗肾病人,就因为当局过于草率和延误安置病人洗肾的不负责任举措,最终成为了这场风波的最大牺牲品!

他指出,该局一直主张,作为一个专业和负责任的政府,做任何决策都不该有狭隘动机或隐藏议程。

「就像在这起仓促查封洗肾中心事件,由于涉及的洗肾病人多达数百人,当局不管要如何依法行事,都必须把病人的健康和安危放在最优先考量的位置。」

他认为,若卫生部真得无法妥善应付病人需求,他建议先在这过渡期考虑尽速打开该中心大门,让相关病人通过该中心完善设备继续洗肾,并安排来自卫生部的医生亲自驻守。

相关文章